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第7章 奇怪的东西 (第1/2页)

    办了婚书后,在明齐国的法律上,她朱媛媛和死去的韩绍元已经是合法夫妻了。

    朱媛媛知道后又激动抑郁了一回,打击一浪接一浪,朱媛媛想死的心都有了。

    看到朱媛媛大受打击的样子,陈妈妈很担心,想到大夫说的话,丝毫不敢大意,苦口婆心的劝朱媛媛喝药,然而连朱媛媛都觉得自抑郁得不行了,仰头就干了。

    陈妈妈背着朱媛媛吩咐杜鹃和海棠,“你们也看到了,二少奶奶受了打击,心情不好,你们平时多陪她说说话,说些开心的,疏散她的心情,那些不好的事就不要提了。”

    “是,陈妈妈。”杜鹃、海棠应了。

    “二少奶奶会不会真的疯了。”杜鹃悄声问道。

    “不知道,主子疯了对我们没有好处,所以,你们平时伺候都注意点,尽量让她高兴。”陈妈妈眉头深锁。

    “二少奶奶真可怜。”

    海棠的话,陈妈妈和杜鹃都深以为然。

    有了大夫的诊断,朱媛媛就明正言顺的在家养病,不出席丧礼了,韩家的亲戚朋友听说后都很同情朱媛媛,毕竟这件事情韩家没有遮掩,还在衙门过了明路,这件事在平原县已经传得沸沸扬扬的了,朱媛媛偏安一隅,反而躲过不少是非流言蜚语。

    婚书都搞定了,一切已成定局,朱媛媛也不用纠结了,周月容对她够好的,这个时候要是去闹腾,太为难周月容了,她家正在办丧事呢,她一个女人撑起一个家不容易,朱媛媛不想做落井下石的事,只能放下了。

    要是那个男人还在,她是绝对反抗到底的,但现在他死了,寡妇是不好听,但也是单身,况且她还在享受着周月容带给她的帮助呢,占了便宜,想翻脸都不能理直气壮。

    既然如此,朱媛媛就不再想了,又继续琢磨她的朱氏杂货店。

    周月容又送来了一对小夫妻,男的是车夫,叫旺财,女的是厨娘,叫翠花,还有一辆马车,一车的生活所需,还有二百两银子。

    物品钱财可以以后还,但五个下人,朱媛媛感觉很不好,养不起啊,陈妈妈却说朱媛媛以韩家二少奶奶的身份,以后属于二少爷的那份财产都是她的,韩家会提供她日常使用所需。

    居然还能继承遗产?凭什么?拿了不亏心吗?连朱媛媛自己都觉得不应该,她打定主意,韩家的财产她不会再要,朱氏杂货店明天就开张,她要赚钱养活自己。

    半夜里,朱媛媛偷偷摸到仓库,把货架上的货物提出来一半,放在仓库里,出来的时候故意用力关门,惊醒了陈妈妈。

    陈妈妈披着衣服出来问道:“谁?”

    “是我。”朱媛媛拿手机电筒晃了晃,让陈妈妈看到她。

    陈妈妈循着亮光过去,认出是朱媛媛,“二少奶奶,这么晚了你去哪里?”

    “我约了供货商,今晚他给我送货来了,明天我的朱氏杂货店就可以开张了。”

    半夜三更谁会送货来呀,看来二少奶奶的病又严重了,陈妈妈一低头看到朱媛媛手上的手机,“咦,二少奶奶,这是什么灯?好亮啊!”

    “哦,这个啊。”朱媛媛想了想,说道:“这个是手机,很贵的,是货商给的样品,我想着好用的话,以后进点来卖。”

    “手鸡?这名字好奇怪,是海外的货吧?挺亮的。”陈妈妈好奇的打量着。

    海外么,真好,陈妈妈无意间帮她找了个出处,货源再奇怪也难以追查,朱媛媛笑眯眯的说道:“咦,你也知道海外啊?就是海外的货商给我供的货。”

    “当然,韩家就是经商的,我也见过海外的商货的。”陈妈妈有点得意之色。

    “二少奶奶,陈妈妈,你们半夜不睡觉在聊什么?”海棠拿着油灯在廊下说道。

    “没什么,大家早点睡,明天一早起来帮忙。”朱媛媛经过海棠身边随口又说了一句:“以后给你们买个手电筒。”

    海棠一脸懵懂,完全不知道朱媛媛在说什么,对朱媛媛手上的亮光很好奇,朱媛媛关上房门,把手机重新收入系统商店的仓库就睡觉去了,海棠拉着陈妈妈窃窃私语,问东问西的。

    

  第7章 奇怪的东西-->>(第1/2页),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