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第一章 新法 (第1/2页)

    位于南边行省的古镇清平已有五百多年的历史。启元历不过一百七十七年。清平镇从上个朝代便一直存在着。一方水土养一方人,虽说这里民风淳朴,男女皆劳,但因为特殊的水土气候,相比于北境与中部行省,这里还是太过荒凉。

    镇长姓胡,胡镇长估计是在私塾里读过几年书,但决然没有进京考举过。大元朝重武轻文,读书估计是没有什么出路的。但镇长却是颇有见地的,指出清平二字,和“清贫”二字谐音。虽然按照南方口音才能勉强说的上是谐音。胡镇长还是刻不容缓地把镇门口的木牌取下,刷刷地重新写下“清云”二字。说是“清云”暗和“青云”,穷且益坚不坠青云之志。小镇贫则贫矣,但富起来的志向却贯穿着世世代代。

    启元历一百二十七年,是大元朝第四世圣皇登基。新皇登基时年纪不过三七,兼有着少年的心气和通天的权力,自然是要做出一番革新。科考的取消便是从那个时候开始的。不仅如此,大元朝一改上一个朝代“玄道唯一”的朝廷局势,拆除了道观数万座,建立起了统一的军府学宫,表面上仍然是夫子教书为主,但炼体习武的课程比重却也在不断增大。任侠游斗之风,五十年来,蔚然也。

    “大元朝的炼体之术在上一个朝代大周朝可是被那些道人看成下九流的存在啊。”和煦微风吹拂的清云镇门口,少年有些意犹未尽地咂咂嘴,“那些道人以前的地盘都是在北境和中原一带,但五十年的变法,已经让他们陆陆续续地南下了,那些所谓的得道之人,哦,通俗点来说就是高位修行者,一开始还和那茅坑里的石头一样,但后来在大元设立卫道司后,那些人也不得不南行来到这鸟不拉肚子的南部行省......”

    “公子你又说脏话了,掌嘴!”少年身旁,有一个比少年略微矮着一个头,却有着精致五官的少女。少女身穿浅紫色罗衫,扎起头发的样式明显不像大元其他女人那般以短马尾或小辨为主。反而更似大家小姐般,六根泛着浅绿色的玉钗将其的发盘锁住。朱唇一点浅红,淡淡妆容配上俏白的脸蛋,仿佛山水素描,不失其色,不失其真。

    “初九你这就......”少年恼怒地盯了一眼名为初九的少女,“这一万三千里路,是你家公子我辛辛苦苦把大元朝如何开创,现任圣皇如何变法,变法经历的坎坷和遇到的顽固分子都一一陈说给你听的。你怎么就不能够体谅一下我,让我在这个绘声绘色,动人心弦处,说一两句霸气的话来表现我对这个世间的观感?”

    初九微微一笑,什么话也没说,只是掏出了一把银灰色巴掌大小的小剑挂饰。白皙的手握住它摇了一摇。

    少年看到初九这个动作后却换上了一副悲痛欲绝的神情。他抬起手,仔细看着自己干净的手,清晰的手,清晰地连掌纹都看得一清二楚的手,然后......巴掌映在了他的脸上。

    “公子,你总说这大元的炼体之道比不上从大齐就流传下来的道家修行之法,但为什么你不仔细想想,大周与大元的那场战争,为什么是大元下九流的炼体士赢了呢?”

    少年郁闷地看了一眼初九手上的小剑。也不知道爹爹为什么会把家传信物交到初九的手上,见信物如见家主。他虽然向往着潇洒自如,但在此等人伦礼纲面前还是不敢有太多违背。他闷闷道:“这还不简单,求之则不得,不求则自得。修行者在这片土地已经受了太久的供奉了,虽然有着力量,但心中已经生了怠惰。反观大元朝的军卒们,一开始生活在北境之北的冰原地区,困苦的日子里,他们需要自力更生。在斗战方面已经超出了中土修行者一大截。两相一遇,大周自然溃败。”

    初九点点头,“公子说的对也不全对,依初九来看,其实大周皇朝也是太过信赖于修行者的力量,反而少了军卒的供养,人心不得,战力不足,失道寡助。以少数修行者利益为优先,自然比不过现在人人可以习武的局面。”

    少年抬头看了看头顶上“清云”两个大字,呵呵笑道:“过去的其实一直没有过去,大周与大元争斗,恐怕就要在今时今日落幕了。”

    ......

    ......

    启元历一百七十七年夏至日,清云镇。

    清云镇较于清平镇,似乎一切都发生了改变

  第一章 新法-->>(第1/2页),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