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轩泉 第十四章 古剑残魂 (第1/2页)

    次日,苏陌按照课程表划定的时间来到了武阁。因为这里的夫子先生们都在大元吏部挂着一官半职。所以他们的作息制度是休沐,十日一休。老师不能得闲,当学生的也不能闲下来。所以,每十日只有一日是无课。

    其余九日是按天计课。从每月的初一到初九,每天都只会上一门课业,分为文属必修课业两天,文属选修课业共两天,武属必修课业五天。而此时,苏陌要前去参加的便是第一堂武课剑技。

    苏陌赶到武阁时,只来了寥寥数人。他看到那些人都已经盘膝坐下,腿上都放着一把剑。他们都闭着双眼。

    苏陌看到正中央坐着一位披甲军士。他上前道:“学生见过先生。”

    “齐某可不是什么先生,齐某只是一介武夫。”军士说道,“这些俗礼日后就免了,我可不喜欢这套文邹邹的。赶紧去剑匣中拿一把剑,然后和他们一样,看能不能和你所选之剑发出共鸣。”

    “是。”苏陌应了一声,看向旁边那个剑匣。“齐前辈,这剑匣没有打开啊。”

    “把手伸进去选就好了。”齐姓军士道,“选择一把剑,靠的不是你的眼睛,而是你的心。”

    苏陌偷偷翻了个白眼。什么叫做靠自己的心。真以为不是风动不是幡动仁者心动?

    既然眼睛无法使用,那么就凭借感知。苏陌一只手缩入袖中,握紧了那枚玉佩。悄悄放出了感知。

    苏陌瞬间感知到了上百把不同的剑。有一些他还在一些好事者编辑成的剑谱排行中看到过。但是他看到这些剑时,都感觉不是很满意。

    “怎么回事,难道真的是要凭借感觉?”苏陌略惊。他已经感到手中的玉佩微微发烫了。“得赶快了,那齐姓军士起码有炼体四境以上的修为。用感知贸然试探他的话,恐怕会被他察觉的。”

    苏陌一把吧地感知下去,又一把吧地排除。他不知道自己不满意的原因是什么。当感受到玉佩滚烫时,他想随手挑一把走人了。

    就在此时,藏在角落里的一把剑突然飞到了他手上,这让他有些惊讶。顺手便抽了出来。他不敢多看,只是快步离开。

    齐姓军士随意地看了看他离开的背影,喃喃道:“倒也不像那些穷酸书生,说几遍不要行礼还偏偏要行礼,甚好,甚好......”

    苏陌选了一个偏僻的角落,盘膝坐好后,他才有机会看看他的选的那把剑。

    这是一把藏青色的短剑,只有两尺来长。上面有着很奇怪的字符。既不是篆文也不是金文。制造剑的材料更加奇怪,既没有金铁的触感,又少了玉石的温润。反而感觉有些类似生命的活力蕴藏其间。苏陌这才了然,自己不满意其他剑的原因是因为那些剑好像都缺少了一股灵性,但这把剑却好像有生命一般。

    苏陌感到些许惊讶。他把剑放在膝上,闭目。而后用感知试探了下。感觉到它没有什么反应,于是又尝试渡了一抹真元过去。

    这一渡可不要紧,苏陌的感知中瞬间有几个字符亮了起来。骇得他立马睁开了眼睛,却发现从外面看来这把剑和原来一样。但是感知中那几个字符还亮着。他仔细地查看了一下,知道别人不会发觉后,再度闭目,再次渡了一抹真元过去。

    感知中又有几个字符亮了起来。苏陌再度睁开眼睛看了看,确定在外看起来没有任何异样后,他放心的把真元渡了过去,直到感知中全部字符被点满。

    全部字符点满的一瞬间,苏陌的感知中立刻出现了一个门户一样的东西。他刚想查看一二,却看到那道门户不断变大。他不由自主地看到了那道门户后面的光景。

    门后有桃树。

    苏陌感觉自己走进了门户。他看到了一棵巨大的桃树,桃树旁有一道流水。溪水甚是清澈,清可见底。

    苏陌走上前去,桃树下有一白衣人,等他走近时。那人转头看向他,问道:“道友,可否告知,现在是天煊多少年?”

    苏陌想了一想,答道:“如果大周未亡,现在应该是天煊两千七百一十六年。”

    白衣道人眉头微挑:“难道大周已亡?”

    苏陌颔首:“现在已经是大元朝了。大元修行者以炼体之道为修行方向,他们称以前的修行者为旧修或者伪修,称自己为正修亦或者直接以修行者自称。对以前的修行者,低位即驱逐原则,高位则是抹杀原则。中土的旧修,几乎不存在了。”

    

  轩泉 第十四章 古剑残魂-->>(第1/2页),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